方正圆劲 沉雄厚重——张铜彦隶书管窥


文章正文
2021-07-02 13:37
□ 孟云飞/文

  张铜彦先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五、六届理事、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理事、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理事、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第一、二届主席,是我国当代著名的书法家,其书法造诣之深、功底之厚,早已蜚声于书坛。他诸体兼善,尤以隶书、魏碑及行楷书为人所称道。

  

  博采众长
  张铜彦先生的隶书博采众家之长,主要取法古代经典碑刻和墨迹,先后临习过秦汉简牍、帛书、《张迁碑》、《鲜于璜碑》、《乙瑛碑》、《石门颂》、《好大王碑》等,后来尤其偏爱清代伊秉绶的隶书,对伊氏隶书心摹手追,获益良多。同时,在隶书中大量吸收运用行书、篆书,特别是颜真卿楷书的结体和笔法,故其隶书既有《张迁碑》的方整、《石鼓文》的古朴,又有《乙瑛碑》的古雅、《胆巴碑》的灵秀;不但有《石门颂》的飘逸、《好大王碑》的遒劲,而且有伊秉绶隶书和颜真卿楷书的沉雄、厚重。铜彦先生的隶书不但是古朴的,它来自汉篆、汉简、帛书和汉碑,在更高的层次上再现了秦汉古风;而且又是新奇的,因为他深得伊氏隶书的精髓,具有超前的审美自觉。因此他的隶书内涵丰富,风格独特,不但圆劲、敦厚、中和,而且具有大气、静气和庙堂之气,深得同道好评并深受群众喜爱。
  在字体的演变上,在从篆书到隶书的隶变过程中,浑圆劲健的圆笔逐渐为方整劲利的笔法所替代。尽管成熟的隶书在笔法上方圆兼备,但方笔则成为了隶书笔画最典型的特征。而张铜彦先生的隶书在笔法上方圆并用,但以厚重古朴的圆笔为主导。在他的隶书中有时甚至刻意避开隶书的波磔这类笔画,而纯用中锋书写隶书。中锋行笔,藏头护尾,法度森严,笔画的粗细比较均匀,隶书的代表性笔画“蚕头燕尾”较为弱化,横平竖直,收笔含蓄,即便有此类笔画,它与别的笔画反差也不明显,另外在他的隶书中横向的笔画往往略细于纵向的笔画,左竖的笔画多细于右竖的笔画,这些突出的特点主要源于他十几年来对颜真卿楷书的研习。其采用圆劲的中锋篆法写出的笔画浑厚刚劲、圆润率直,给人以古雅、厚重、雄浑、刚劲之感。

  张铜彦的隶书在笔法上虽以中锋为主,但险峻、劲利的方笔和放逸、浑厚的圆笔同时运用是其线条的基本特征。从其隶书基本点画的形体看,变连接为分散,其笔法在篆书用笔婉转的基础上,也有明显的提按、藏露、转折等,这样就使得点画更加多姿多彩。其隶书的点画无论是浑圆厚重,还是简洁畅爽,都同样表现出了凝练遒劲的艺术特色。为了丰富隶书的笔法,张铜彦先生曾经对《石鼓文》、以及吴让之、邓石如、吴昌硕等人的篆书下过很大的功夫进行临摹,因此他的隶书用笔深得篆书线条的圆厚之理,十分讲究线条的圆浑结实,进一步强化了其隶书线条的质感。
  隶书字体从起源到形成,大体经历了战国至秦的初创阶段,至西汉时期完成了隶书字体的正体化,成为当时的通行字体。其中西汉中晚期至东汉时期是隶书的成熟期,也是隶书字体和书体的共融时期。汉代以后,其它字体取代了隶书的正体地位,隶书字体虽然还不时地被应用,但其实用价值逐渐减弱,艺术价值也被人们所忽视。至明末清初,随着金石学的兴起,隶书的艺术特性重新被文人学者所认识。隶书在沉睡了千余年后,又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开始复兴。伊秉绶是清代隶书复兴期的典型代表。张铜彦先生的隶书,尤其是在结体构形方面受伊秉绶的影响很大。

  

  匠心独运
  张铜彦先生对字的构形极为敏感,如横画多的字顺其自然,使其高大,笔画少的字,适当压缩,使其方扁。在坚持因字立形这一基本结体原则下,对字的结构加以大胆变形,其隶书风格的基本特点体现在方正圆劲、沉雄厚重,但又不乏灵秀之气。为了使其隶书在保持方正圆劲、雄浑厚重风格的基础上增加灵动和神采,张铜彦独具匠心,把赵孟頫行楷书中的牵丝映带和行笔的节奏变化,颜真卿楷书结体中笔画的粗细对比,以及篆书的修长结体等都巧妙和谐地融入隶书之中。其隶书构架的巧妙,表现出他所具有的现代构成审美意识,因此让人感觉新奇,甚至令人不可思议。
  伊秉绶在其所著的《默庵集锦》中谈到隶书时曾这样说:“方正、奇肆、姿纵、更易、简省、虚实、肥瘦、毫端变换,出乎腕下;应和、凝神、造意、莫可忘拙。”这个“拙”字是伊氏对汉碑深研、临摹之后的经典总结。张铜彦先生深得伊氏隶书之“拙”的奥妙,他隶书的“拙”体现在结体的方整和线条的平直与平实。其隶书结体虽不以姿媚取胜,在整体风格古拙厚重的前提下,偶以跳荡的笔画来破解整幅作品的沉闷,达到寓巧于拙、平中见奇的“大巧若拙”的和谐境界。扬雄曰:“书为心画”。我认为张先生的隶书之所以能达到这种境界,与其忠厚诚实、随和朴素、严谨稳重的为人处事风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  隶书的结构多是横向取势,意态宏深,长撇大捺,左右开合。而张铜彦先生的隶书不但深谙传统经典隶书结体的横向取势之理,而且着意于字体结构的屈伸变化。他有时根据章法要求或防止字形雷同,常运用伸缩办法来打破隶书扁宽取势的习惯定势,其隶书整体取纵势较多,不乏篆书的韵致。他的结体以纵向取势为基调,篆隶结合,古趣盎然;其隶书一般强调结字的方正与饱满,但又根据上下左右的字与字之间的关系,以及单个字笔画的多少,随机应变地处理字形,使其隶书结体打破了一般隶书均匀扁平的形体,而是有长、有短,有方、有圆,自然生动。章法上横有行,竖有列,总体而言字距大于行距,给人以疏朗清新之感。
  张铜彦先生的隶书大量吸取了简帛书、汉篆和楷书的结体,通过开合的巧妙变化,不但避免了笔画与笔画的平行、这一部分结构与另一部分结构的平行,而且充分展示了隶书的动态美感。其点画组合的方式、字形的方扁、偏旁部首的迎让关系以及自己独特的审美趣味,也是形成他隶书与众不同风格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  唐代书法大家欧阳询在谈到用墨时说:“墨淡则伤神采,墨浓必滞锋毫。”墨过淡,易伤神韵、风采;墨太浓,易滞涩笔锋,难以挥洒自如。铜彦先生作隶书,喜用浓墨,因为其行笔比较沉稳,加之书写时悬肘悬腕,中锋铺毫,并使全身之力达于笔端,再使笔尖与纸产生摩擦,甚至还借助身体的呼吸调整,运用提气、提笔、轻功的技法。故能使墨色乌亮、虚实相间,厚重而不失柔润。笔画尽管光洁,但势之劲利,韵之虚和,力透纸背,神完气足,浑然如一体。

  

  卓然成家
  如果从各种字体的书写节奏和笔画之间的关系方面来说,隶书则是一种偏于“静态”的字体,其书写速度、节奏相对比较缓慢一些,张铜彦先生的隶书重在表现静态的构筑意趣,字形方满,而章法又常使其充满,这尤其能表现、突出其隶书厚重的线条构形,所以我本人认为他的隶书尤其适合写对联、匾额、横幅以及大字榜书。其隶书用笔实在、沉稳,与结构的方整共同造就了端方庄严的书法形象。而行书、草书则是偏于“动态”的字体,书写的速度和节奏则快一些,另外笔画与笔画之间更加注重彼此的呼应。在张铜彦先生的隶书中,颇具匠心而又不会给人矫揉造作之感,藏巧于拙,于工稳中求变化,在变化中求统一,令人回味无穷。在他的隶书中体现了博大与精巧,秦汉古风与现代意识的巧妙结合,随意出格与法度规范等方面的对立统一。张铜彦先生40余年的书学道路,广涉博取,故其隶书虽然很“工稳”,但不会给人“匠气”之感,而是比较灵动、富有生机,具有行草书的韵致。

  张铜彦先生在隶书的创作上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,卓然一家,这固然与他的天分和悟性有关,但主要在于他的勤奋和修养。他的隶书上溯先秦、穷究两汉,故能浑厚凝重;他的隶书又能广泛借鉴现当代诸位大家,所以其隶书又不乏现代意蕴。另外由于张铜彦先生良好的人格修养、善于学习、取法乎上,又广交朋友,所以其视野开阔而能取精用宏、食古能化而致数体合一。
  张铜彦先生在隶书的研究和创作上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,但艺无止境、学海无涯,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!对于一个酷爱书法艺术的人来说,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,在山阴道上没有终点,需不懈地上下求索!,

孟云飞:博士后、教授,书画评论家。
文章评论